百姓的日常生活_畅享发现新生活
    主页 > L生活播 >台作家张西以甜点换取资料脸书写陌生人故事 >

台作家张西以甜点换取资料脸书写陌生人故事

作者: 2020-06-23收藏:650

台作家张西以甜点换取资料脸书写陌生人故事台作家张西以甜点换取资料脸书写陌生人故事台作家张西以甜点换取资料脸书写陌生人故事台作家张西以甜点换取资料脸书写陌生人故事

当现代人纷纷以影像作为主要创作媒介时,张西的举动看起来有些不合时宜。她坐在电脑前一字一句的书写生活,从部落格至脸书粉丝专页“故事贸易公司”,动辄上千字的散文,就这样散落在网络上。

她在网络时代下成长,从小学便利用网络记录生活大小事。她自嘲是话痨,性格敏感爱胡思乱想,所以经常将脑海闪现的灵光整理成文字,并且发布在文章内。

部落格与脸书虽同为网络创作园地,但阅览方式却有所差异。心思细腻的她很快便捕捉到这一点。

“部落格是主动性的,读者若想观看博客的文章,都必须主动在网络上搜寻或订阅。但脸书或是Instagram却是被动的,我们只要按一按首页,机械性的演算法就会主动将每个人的资讯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成了被动性接受资讯的一方。”

网络创作园地的主动与被动切换,让她荒废了部落格,转而将精力放在脸书上。但脸书是一个既私人又公开的矛盾园地,她疑惑是否每个人都想阅读她写的落落长的文章。

“也许我朋友只想看一些生活化的状态,例如打卡自拍、分享美食之类的。但关于情感面的文字抒写,而且大部分内容都是少女的烦恼时,也许便会造成朋友们的困扰。”

陌生人成最佳感情宣洩对象

她曾将朋友的故事写成文章,幅度不长约莫五百字并发布在脸书上。朋友阅读后被她的文字感动并对她说:“或许陌生人都希望有人将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

“当时年轻,总觉得书写陌生人的故事很好玩。我也总是觉得每个人内心最真实的感受,都无法向最亲暱的人说,此时,陌生人成了最好的情感宣洩对象。”

为了持续练习笔触,她同时拓展文章内容,并在脸书开办粉丝专页“故事贸易公司”,当作记录陌生人故事的创作园地。

“当对方将故事告诉我后,我们便重新回归陌生人的身份,双方再无瓜葛。唯一留下的,也许就是脸书上的那一篇文章。”

连续30晚寄宿30陌生家庭

写作计划“以一份甜点换一个故事”结束后,张西又展开另一项计划“以一封情书换一张沙发”。这两项计划不同之处在于,她终于走出台北,在为期3天内的计划中,寄宿在30户陌生家庭里。

“我并不是台北小孩,家乡在新竹偏乡,门外都是田地。小时候,父母经常劝我前往台北发展,并认为当地资源多。也许是耳濡目染,我也开始对台北心生嚮往。但在台北住了好几年后,我却无法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可能性,且总觉得无法找到归属感。”

与姑姑赌气出走台北

离开台北的契机,便是来自姑姑的一通来电。姑姑认为她无法离开台北,但自负心强的她,却赌气的想出走台北,同时也想见识台湾其他地区的人如何生活。

“明明小时候很嚮往台北,但为何当身在台北时却一点都不快乐。我很想找到箇中原因。出走台北,并非突然发生的,而是在生活压力下积累而来的。”

连续30个夜晚,她分别在30户的陌生家庭中留宿。她既要赶行程,又需聆听陌生家庭的故事,每个晚上还需整理日记,这大量消耗她的体力与耐力。

“毕竟是与陌生人合住,自然也会产生不安全感。所以我请法律系同学写同意书,内容大抵是不可伤害我,并只选择和家人同住的陌生人。”

30天的旅途并非一帆风顺,而她也曾遇到对方临时反悔的情况。她说,在还未去到对方家时,对方因妈妈反对而请她不需过来。

“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都要共同承担风险。在这30天的旅途中,我忽然发现只有这位妈妈是最清醒的人,她有着对人的防备心。反过来看,我则显得既疯狂又危险,我不清楚这个旅途可能遭遇的危险事情,而且彼此的私领域也不应该被佔领。”

个性胆小 禁说鬼怪故事

为了接触陌生人,张西遂在脸书专页发起“以一份甜点换一个故事”的活动,而这种交换模式,也是“故事贸易公司”名称的由来。

“这种交换模式也有一定限制。例如见面地点必然是对方选择的咖啡馆,而我只会支付100元台币(约13.30令吉)当作甜点费用,超过100元台币就需对方自行弥补价差。此外,台北以外的地区的民众则需支付我车马费。由于我个性胆小,因此,我也禁止民众向我叙述鬼怪故事。”

两个陌生人相约在咖啡馆内,一开始必然拘谨不安,甚至不知从何开口。但生性敏感的张西,总会暗中观察对方,并且主动与对方交换故事。

最初,基于不信任感,对方多是说完一个故事即走。随着她将故事化成文字并发布在脸书后,陆续面谈的陌生人开始与她分享各种故事,其中参杂爱情、友情与亲情等,甚至有些人带着迷惑与疑问前来,希望她可以解答。

互相宣洩情绪

“当时也有一些自负,自以为是对方的情感出口,但后来发现别人也是我的出口。我质疑对方是陌生人的同时,对方也将我当作陌生人,我们是同等关係并且互相宣洩情绪的双方。当对方说到动情时,我也会回馈自己的生命故事。也许对方没有发现,但在这面谈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也被安慰了。”

失恋时曾想关闭脸书专页

脸书粉丝专页“故事贸易公司”至今已成立4年,张西承认有一段时候曾想关闭脸书专页,并且从此远离文字。

“那时候,我刚失恋,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失恋时都有一个撞墙期,我们都会不停地鬼打墙,一时感激前男友一时又怨恨。但我的痛苦却来自于我的个性,我很赤裸的书写失恋的心情,却不曾想到这些文字会为对方带来困扰。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常常通过文字伤害别人而不自知,因此想把粉丝专页关掉。”

这段经历让她更认真看待自己的文字,以及关注他人的感受。她说,如今在发表对方的故事前,她都会先让对方过目,并且更改部分内容,如性别、年纪、职业和名字等。

最初的写作赤裸任性

“我最初的写作都是很赤裸、很任性,直至失恋时,才发现这些或许都会不经意伤害别人。我儿时的梦想是出版一本书,但我不曾想过一本书的背后,还必须包括出版团队,还必须要有读者群。每每演讲时,我都会向台下读者说‘钟錶把永恆的时间消灭了’,但出版书籍又把永恆的观念带回来了。我失去了某些东西的同时,书籍又将这些东西保留下来,并且是一群人一同陪伴我保留。”

父母离婚盼能照顾3妹妹

18岁那年,张西的父母离异,她的生活也开始产生变化。她说,当时,她萌生想保护3个妹妹的强烈慾望,却苦于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们。

“18岁是一个不上不下的年纪。我无法很潇洒的对妹妹说,和我一起去台北,我照顾你们。我的经济能力并无法支付3个妹妹的生活费与学费。因此,我内心或多或少都会感到沮丧。我也变得不再害怕细腻这件事,虽然很多人都说细腻会让自己活得很辛苦,但我却情愿多想一些,便可去保护她们多一些。”

张家的每一个成员都会因为这件事受伤,但彼此受伤的位置不同,癒合的方式不同,伤口长出来的东西也不同。她说,她无法改变自己伤口长出来的观念,也无法修复妹妹们的伤口。

“我很想将自己变成一张网,一个屏障,让妹妹不用进入这起事件中。”